首页 > 嘉宾演讲
吴晓求:政策波动创造风险 金融改革创新停滞不前

1.jpg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助理、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教授发表演讲(来源:新浪财经 艾堂明摄)
 

  新浪财经讯 为加强金融理论界与实务界的合作、研讨金融风险理论与实务问题,武汉大学、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人民出版社等单位于6月25日在北京举办“2011年中国与全球金融风险论坛”,同时发布《中国与全球金融风险报告》等研究成果。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助理、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教授发表演讲,他认为,如果说经济增长所带来的风险是沉淀的风险,那么政策的波动和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实际上是创造风险,我们很多风险是由政策不确定性带来的。我们的金融风险来自于金融体系,或者金融的改革和创新停滞不前。
  以下是吴晓求演讲全文:
  吴晓求:非常荣幸参加2011年中国与全球金融风险论坛,刚才我来晚上了,听了东升董事长的发言,觉得很好。叶永刚教授领衔的课题组写了一个非常厚、也非常好的研究报告,作为第一部写这么厚很好,以后不要写那么厚,写那么厚读起来要花很多时间,我在茶歇的时间跟大家交流,以后你就写10万字,用四号字,图文并茂,把观点鲜明表达出来,这是非常有份量的一份研究报告。
  武汉大学是中国最著名的大学之一,实际在以前,武汉大学是非常非常著名,当然今天仍然非常著名。因为他培育了一大批杰出人才,像陈东升董事长、还有杨再平行长等等,一个大学的著名主要是看两个,一个是毕业生,第二个当然是老师,以及老师的科研成果。一个高质量的毕业生和著名的大学是连在一起的,武汉大学具备了这些要素。
  我稍微想了想,中国的金融风险究竟来自于哪里?我写了一个比较短的提纲,标题就叫《中国金融风险的四大来源》。第一大来源,就是经济政治模式带来的风险,这可能是中国从目前现阶段面临的一个最大的宏观层面的风险。经济增长模式带来的风险,主要是在创造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也沉淀了大量的风险。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尽管现在在转型,但是过去走的是高投入、高消耗、快速扩张的道路,主要是通过投资推动、通过外部需求拉动,外部需求拉动对金融风险相对比较小,但如果通过高投入、特别是高投资推动经济增长,尤其是高投资是通过金融体系的这种贷款来完成的话,我想这个一定会给整个的金融体系带来非常大的风险。如果社会经济模式是消费拉动的,是另外一种风险,两种风险处置方式和表现形式都不同。加上现在冒出来的地方融资平台是典型的中国经济增长模式中遗留下来的风险,也就是说这种经济增长它会沉淀大量的风险,眼前看不到。如果我们在上个世纪90年代遗留的风险,当时中国的经济规模比较小,我们通过增量方式可以消化掉。当我们经济规模达到一个相当大的时候,比如说40万亿GDP的时候,今年可能会达到44万亿左右,这个时候沉淀大量的风险,未来说还要通过增量去消化就有问题。这就是提醒我们如果防范大的经济危机,经济增长模式就要转变,从根本上消除中国金融风险形成的经济基础,就是要促进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型。这个转型它的方向非常多,就不展开了,这是一个。
  第二,中国的政策波动带来的风险。如果说经济增长所带来的风险是沉淀的风险,那么政策的波动和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实际上是创造风险,我们很多风险是由政策不确定性带来的,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从现在来看,实际上是没有连续性的,它是想到哪做到哪,只顾眼前,不顾未来。这样的话,很多风险不是经济增长所带来的风险,也不是我们的管理带来的风险,甚至跟我们的金融制度也没有关系,它就是政策的不稳定性、不连续性、不可预言性带来的。比如说我们在08年金融危机之后,我们采取了非常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我们2009年整个外贸增长是30%以上,到了2010年我们外贸增长是19%,我们消耗了全球40%的增量资源,维持了10%左右的经济增长。到了今天,我们快速地输出,所以说从2010年10月份,我们连续不断地调整存款准备金率,以至于达到21.5%,再加上我们的财政政策也出了问题,所以说这个宏观经济政策的短期性,急于见效,缺乏前瞻性的这样一个政策的操作,给我们创造了新的风险。包括现在很多中小企业又贷不到款了,马上又会传递给金融体系。我想,这个是应该引起我们的警觉。
  我们这样一个大国心态要转型,不能着急,小到我们每一个人很着急,大到我们这个国家也开始着急,恨不得什么事情出来以后第二天就要消失,这不存在。比如说物价的上涨,放眼望去,一定是一个趋势,谁也主导不了,因为外部环境就是这样,以美元为核心的全球国际货币都出现了一个泛滥,它只会上涨,你没有太多办法。再加上自然灾害频繁,供给方面影响了价格的上涨,你怎么说它还是上涨。所以,我想说明什么意思呢?我们还是要雍容大度,要保持政策的稳定性,要以不变应万变。所以,我认为我们的金融风险跟政策的这种大幅度波动是有关系的。而且我们整个经济的波动,相当多的不来自经济周期,主要是来自政策的不确定性。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我们的金融风险来自于金融体系,或者金融的改革和创新停滞不前。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的整个金融创新至少是停滞不前,以前他做了哪些改革,我们是隔岸观火,但是金融危机让我们吓得不敢创新,以为金融危机和金融创新有关系,那只是现象,它背后不是这个原因,那只是一个表象,我们不能把表象看成原因,从而影响了我们改革和创新的步伐。比如说我们现在整个金融体系,无论是商业银行、证券公司还是保险业,这些监管机构无一例外都把风险管理的重心放在资本监管,你去看看,都是这种思路,我不认为这种思路是正确的,进行资本管理,到时候资本机构越来越大,这个机构实质不安全,因为你的资本管理意味着你这个体系内部的资产没有波动,不断地膨胀。
  再比如说对商业银行的管理究竟怎么管?现在从82到83,从一定意义上说,这是一个趋势,因为这次金融危机给人们很多的警示,其中就是金融一个去杠杆率是一个结论,因为过去我们追求杠杆、追求效率,这种去杠杆化是对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商业银行的未来绝不再补充资本金,补充资本金只会让中国的商业银行规模越来越大,就会越来越多地要求补充资本金。工商银行(4.46,-0.04,-0.89%)现在是15万亿,照这个速度下去,2020年,他会做到40万亿,得消耗多少资本?所以会给资本带来沉淀压力,而且40万亿会影响到一个国家的安全。所以,我经常想,我们除了在资本方要做文章,保证他有足够的支付能力和抵御风险的能力,另一方面还要对他的资产做流动性的处理,就是要资产金融化,要变得越来越健康。所以说,这就是我们所带来的问题,现在这个步伐是停滞了,没有敢做。我想说的就是光资本金的管理是不够的,是落伍的想法。证券公司也进行资本金的管理,这是有问题的,还是要在资产金融化方面做文章。当然这还是就某一个行业,包括银行、证券、保险,就我们中国整个金融模式的改革也停止了,或者至少认识上不清楚,我长期以来都是主张中国的金融体系未来的模式一定是以金融市场的基础为主导的金融体系,为此我专门写了本书,这一定是中国的战略。所谓市场主导的金融体系,就是说以金融市场起核心,通过资本市场为平台,来构建整个中国现代金融体系。可能这就要求大力发展资本市场,推动中国金融体系市场化的改革,可是你放眼望去他不是这么做,他是不断地在挤压发展的金融市场,特别系资本市场,他不断地在放大传统的金融模式,这么下去,中国一定会出现金融危机。所谓的金融危机,它这种金融体系里面对沉淀的风险没有流量化的处理,本质一定会金融危机,流量化的处理过程中短期是有波动的,是以短期的波动消化长期大的危机,所以这点认识从目前来看在倒退,这个风险将会巨大。
  第四个风险,就是我们金融机构的管理能力不足所带来的风险,这次金融危机也可以看到。我们一方面要创新,我们一方面要对创新的新产品的风险要有识别能力,这两者要跟上。所以说,这四种加起来,实际上真的就构成了中国金融风险的四大来源。我们要消除这四大来源,我想唯有改革和创新,唯有建立一个能使所有风险流动起来的金融体系,我们才能够真正地避免金融危机的风险出现。这就是我的论述,谢谢大家!

来源: 发布时间:2011-06-29 11:20:39
 
会议议程
会议时间:2011年6月25日(星期六)
8: 30--13: 30
会议地点: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
156号-泰康人寿大厦B座11楼多功能厅
会议议程:
8:00-8:30 签到
8:35-9:00 会议开幕式
9:00-10:20 大会演讲
10:20-10:40 茶歇
10:40-12:00 大会演讲Ⅱ
12:00-12:15 会议闭幕与媒体自由采访
12:15-13:30 工作午餐
详细介绍>>
会议通知 更多 >>
·“2011年中国与全球金融风险论坛
通讯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八一路299号 邮政编码:430072
电话号码:13971634569
Email:00001858@whu.edu.cn
主办单位:武汉大学 | 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 | 人民出版社
中国与全球金融风险论坛版权所有®2011-2011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兼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