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园地

不一样的“停薪留职”鼓励更多科研人员创业

时间:2016-03-21 11:50:24  点击数:

    “我不想20多岁进光机所,60多岁做到光机所的研究员然后退休。我一眼就能看到未来,这样的人生太没有趣了。”中科院西安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以下简称光机所)副研究员米磊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

    这个满怀激情的年轻的科研人,还有着另外一重他引以为傲的身份——中科创星首席梦想官、西科天使创始合伙人。
回放“脚踏两只船”的尴尬
    21世纪初,正值光纤通信发展的鼎盛时期,而光机所的自聚焦透镜正是光纤通信一个核心的元器件,于是很多投资机构纷纷找上门来,要和光机所成立公司,飞秒公司因而诞生,米磊也成为早期走出去创业的科研人员之一。
    当时去飞秒公司的大概有20多人。这之中也有人后来重回科研岗位,当然大部分人还是选择继续留下来创业。不过,米磊坦言,对创业而言有后路并不值得提倡,而光机所虽然愿意接纳创业人员重回科研岗位,但事实上重回科研岗位也并不容易。
追访产业化的创业涅槃
    米磊一直强调,2008年才真正算是他们创业的开端。因为这一年,光机所在推动科研人员创业上有了新举措,而正是这个举措,如今令光机所模式成为了许多院所前来学习交流的成果模式。
    2008年,光机所开始逐步探索系统性进行科技转化的方式。经过七八年的探索,现在,一个服务于科研人员创业的“研究机构+孵化器+天使基金+创业培训”硬科技创业生态逐步形成。
    米磊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他们将科学家分为3个层次来释放其科技成果转化的活力。
    在他看来,科研人员只有1%~2%的人适合直接创业,这类人有可能把自己的成果从零开始转化为产品,同时自己成长为成功的创业者;另有10%的科研人员有技术可以直接转化成公司,可以既做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同时又做科研,将成果转化到公司中;其余的科研人员,更适合在科研院所,通过为社会各类大中小型企业解决技术难题,而找到成果转化的用武之地。
    “分这三个层次,才真的可以把科研的力量释放出来,真正为经济转型升级服务。”米磊补充道,“只有人员流动起来才有价值,而我们的问题是体制内的流动不够。”
    在现有模式的平台下,米磊坦言自己没有想过再重新回去搞科研。“以前搞科研是解决一个问题,而现在做的事情可以解决很多科研院所面临的问题,意义更大。”米磊说。
点评成果转化不应急功近利
    在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院士、中科院壳幔物质与环境重点实验室主任郑永飞看来,光机所科研人员的创业模式,确实能够对成果转化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但他也对这种模式能否广泛推广表达了担忧。
    他表示,一方面国内的大多数企业科技水平较低,不能清晰认识新科技成果的价值和作用,因而对于新科技成果的需求并不如欧美发达国家企业那样旺盛。另一方面,许多科研院所的科学研究与企业需求之间的距离还很大,并未达到光机所这样的实用水平。
    “为了成果而成果的科研要不得,但以往我们对于科研成果在推动社会经济发展方面的作用关注度不够。”郑永飞解释道,“并不是我们有很多科技成果可以转化但是企业不用,而是有太多科技成果没有考虑市场需求,许多看上去不错但是达不到产业化水平。”
    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新民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充分肯定了光机所模式对于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但他也表示,科技成果转化不利是我国目前科技发展阶段的缩影。
    张新民表示,在科学研究的过程中,只有重视基础研究,才可能为后续的应用研究提供更多的理论支撑,从根本上推动更多具有转化价值的科技成果出现。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研究生学工在线
027-68752622 027-68753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