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笔谈|赵仲匡:美国发动贸易战的动因和我国的应对
发布日期:2018-04-09 21:18:07  点击量:

美国东部时间4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301调查方案结果,决定对中国出口的1333种商品加征25%的关税。44日,中国宣布对美国大豆等农产品、汽车、化工品、飞机等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在贸易摩擦逐渐升级为局部贸易战的背景下,许多学者、媒体和政府机构从自由贸易的角度对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举措进行了分析和批评,并提出了针对性的应对方案。而理解上述问题的一个前提是明确美国发动贸易战的真正动因。因此,本文主要分析以下三个问题:第一,贸易逆差是否是贸易战的真正动因;第二,贸易战的真正动因是什么;第三,如何应对美国发动的贸易战。

一、贸易逆差是否是贸易战的真正动因

特朗普政府多次宣称,2017年美中间贸易逆差高达3752亿美元,要将美国对华贸易赤字降低1000亿美元,那么贸易战的动因是否是改善美国的经常账户呢?

首先,从加征关税的产品来看,贸易逆差似乎难以构成此次301调查的主要原因。第一,商品总额低于美国公布的600亿美元商品总额目标。在1333种产品中2017年我国共有1282种出口到美国,近三年平均出口总额为420.3亿美元;第二,产品结构并不以逆差商品为主。形成我国对美贸易顺差最主要的产品是手机、电视、电脑、玩具、汽车零附件,前10种商品仅有2种被列入征收范围;第三,征税出口产品在美国市场占有率都非常低,前三位商品占比分别为31.9%(铁道车辆轨道装备)、18.6%(电机电气和音像设备)和13.9%(机械机床装备)。

其次,贸易逆差是否对美国构成了真正问题?美元拥有国际货币地位,因此对美国来说,贸易逆差完全可以通过发行货币来解决;同时,为了维持美元国际货币地位,也必须维持贸易逆差以便让别国产生对美元的需求。美国一方面通过进口更多商品消费了别国的劳动力和资本等要素投入,另一方面又通过美元向全球征收了铸币税,因此,贸易逆差对美国反而是增加其国民福利的方式。

最后,美国国内政坛的反应比较一致。中美贸易逆差并不是一个新的问题,以往每次中美贸易争端,共和党温和派和商业团体都为中国游说,但这次贸易摩擦到目前并没有出现。这种微妙的反应可能意味着此次贸易摩擦的原因与以往存在不同。

 二、贸易战的真正动因是什么

以上几点表明,美国发动贸易战并不是因为其所声称的贸易逆差问题,其真正动因可能有以下三个:

第一,阻碍中国技术行业的发展可能是最主要的动因。301调查方案主要集中在化学品、钢铝制品、机电产品、车辆及零部件、航空船舶等行业,其中最主要的商品为机械机床, 电机电气设备,光学医疗设备和航天航空器。可以看到,这些商品均为我国近年来技术进步很快、技术含量高的高附加值产品。此外,美国在历史上历来有遏制潜在崛起国家的传统,60年代的德国和80年代的日本均被美国采取过类似的惩罚性关税措施,而且事后来看都取得了不错的遏制效果。

第二,以贸易为手段要求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特朗普任总统以来,将我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不承认我国的市场主体地位。然而在美元走强、我国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客观上不存在人民币升值的条件。根据巴拉萨-萨缪尔森效应,汇率由经济增长和生产率提升等客观经济规律决定,通过强硬手段进行干预无济于事。

第三,谋求选民支持。自由贸易增进一国整体福利的同时,也会造成部分部门受损。对西方国家贸易保护主义的一种传统解释就是迎合选民,尤其是在自由贸易中利益受损的选民,但这实际上会降低国家的整体福利。

 三、如何应对美国贸易战

基于美国主要目标是遏制中国技术行业的发展,笔者认为在短期,可以采取以下三点措施:

第一,充分利用国内的战略纵深。作为一个大国,我国内需潜力很高,内部市场巨大,可以充分缓冲外部冲击的不利影响。因此面临贸易摩擦,可以充分利用国内市场规模经济的优势,以内需和投资的增长缓冲净出口降低的影响,这也符合供给侧改革的要求和经济持续增长的需要。

第二,充分利用美国的中期选举。选举对美国贸易政策影响明显,可以看到在301调查商品中并不包含纺织品等低价日用品,以防止对选民福利造成影响。特朗普即将面临中期选举的压力,农业、能源、大型制造等行业的企业在美国政府具有较强的游说能力,相关行业协会拥有较大投票权,可以增加其关税进行针对性反制。

第三,强化与其他国家建立经贸合作。首先,由于全球价值链分工,此次中美贸易摩擦不仅直接影响中国,也会对美国跨国企业和其他国家产生影响。据现代集团经济研究中心估计,中国对美国出口减少一块钱,韩国对中国出口将随之减少0.5元,因此,其他许多国家与美国的利益并不一致。其次,可以考虑向欧洲等国家进一步开放国内市场,并增加双边开放。这也可以进一步减少我国与美国的贸易依存,事实上,中美逆差占中国总顺差的比例,已经从2003年超过200%下降到近年来的50%左右。最后,不同于日本广场协定时期,特朗普在就任以来多面树敌,美国传统盟友也很难与美国在对待中国的立场上共同进退。

从长期来看,随着技术的进步和经济的崛起,我国与美国的贸易摩擦以及其他摩擦可能日益增加,这是美国维持单极世界结构的目标与全球走向多极世界的必然趋势相冲突的结果。在此大背景下,我国需要保持国内外环境稳定,强化教育科研投资,加快产业转型和产业升级,维持经济增长的向上势头。此外,也需要吸取日本等国的教训,注重国际金融市场的风险管控,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值得一提的是,许多学者和媒体指出除贸易战外,需要警惕美国加息引发资本回流等金融战举措。笔者认为这种可能性并不大。首先,得益于对热钱的管控,外国对我国投资以外商直接投资为主,撤资的成本较高;其次,我国抛售国债得不偿失,尽管短期内能造成美元国债价格波动,但作为目前全球流动性较好的金融产品,我国外汇储备很难找到其他具有类似规模体量的替代品,不符合国家利益。

总之,本文分析了此次美国发动贸易战的动因和我国的应对。通过对征税商品的总量和结构等因素的分析可以看出,贸易战“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其真实动因并不在于中美贸易逆差,而在于美国试图阻碍中国技术产业的发展。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随着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中美贸易和其他摩擦可能会日趋频繁和严重。“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面对贸易战,以斗争求和平是唯一出路。一方面坚决反制、分化瓦解,而与此同时更为重要的是提升自身发展质量,平稳推动经济转型升级。

(作者单位: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